樱木友绮妍

脑子有坑,认国家为哥哥实际上又有私设老婆的家伙,海厨曜厨安定沼民,专业开坑不填的弃坑狂魔,更新龟速求轻催。
其余请仔细阅读置顶😊

再度复健的指绘练习……
梅格真可爱(๑• . •๑)

嗯嗯,又到一年的这个时间了
就任二周年快乐,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哦ww
(顺便一提,枫小姐的背景是用软件捏的)
今天也想抱着安定一顿猛吸(什?)

在原稿阶段就几次打算弃稿的一个服设,名字定为唱诗班

柄图缩放后不知为何会糊的特别厉害,不过效果应该还是有的……吧

首次尝试手机指绘,原图是草稿本上的涂鸦_(:3」∠❀)_
给枫小姐换了套新衣服fufufu
啊,真累,不想学习,再学就自闭了( •̥́ ˍ •̀ू )
(然而每次都不得不拿起书本……五一放假919了解一下(´ε`;))

翻资料的时候翻到了以前的画本,发现了超级多好看的衣服qwq
然后就重翻了一次www(啊,不想学习)
后图是原本的服设,因为脸画毁所以打码orz
文乃的复活节装😄😄😄

发发神经,我实在是看不下书了orz
星星女巫www
梅格真可爱qwq

新审神者人设达成(bushi×)

竹取梦琦,梦乃小姐的妹妹,存有些许的人格障碍
在梦乃小姐自杀后,时政为安抚其本丸剩余刀剑而让她接替审神者的位置,结果接替不接替都差不多。
对本丸的刀剑并不怎么上心,更多时候是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发呆。由于自残及其他原因右手经常缠着绷带,作息丝毫不规律,安全感严重缺失所以会随身带着父亲那边得(偷)来的手  枪
在本丸初始刀的带领下去了安定食堂一趟,了解了姐姐自杀的原因,再加上本丸一部分刀剑男士感化(也不算吧……)变得稍微开始温和了一点,但依旧是个面瘫,基本不怎么说话
后来在食堂店长以及姐姐的前近侍大和守安定的帮助下进行了心理康复治疗,不过由于药物副作用过大最终被本丸刀剑制止,并交由她自己锻出的大和守安定进行行为引导治疗(纯粹是因为梦琦只对自己锻出来的第一把刀防备较少)
鬼知道为什么最后两个人会在一起,不过还算是可喜可贺😏
最经常说的话是“碍事”,不过是像口头禅一样不必深究的东西
不过估计也是因为梦琦小姐性格如此,其近侍(婚刀)安定会稍微成熟稳重一点,类似于像执事那样的角色,但还是很容易和清光像小孩子一样拌嘴就对了。
😊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呢~

皮一皮混个更

主cp冲安注意避雷

是的我咕了

咕咕咕咕

『联动』给予天使的礼赞(2)

主cp冲安注意避雷
温馨提示,请勿于深夜空腹时阅读本文
来一发糖吧,毕竟不久后就要开虐了orz
本章又名[永远不要直接一口咬下撒尿牛丸]
[司康饼除了干吃像干嚼奶粉一样以外其实是挺好吃的]
[喝惯了清酒的人喝什么伏特加]
[麻辣火锅是可以使人上瘾的]
请通过合集查看前文
——————

  “锵锵!热烈欢迎你们来到我们的办公地点——这地方超级大对不对对不对?跟紧一点注意不要走丢哦!以及那边的冲田先生别妄想着走楼梯,我们的办公区在顶楼走楼梯怕是会累死你。”爱丽丝拍了拍手,一向活泼多动的她此时因为背着腿部中弹不适合行走的乱变得没那么闹腾,就连动作也是尽可能轻缓,似乎很担心对方会不会摔下来的样子,“还有那边那个红眼睛的小哥,我知道Jerry很可爱你已经被它湿漉漉的眼睛所吸引了甚至控制不住想上手揉,但我有必要告诉你Jerry是警犬现在是工作时间就不要随便逗它了。如果你真的想揉的话可以等到晚饭时间和加洛斯商量一下——加洛斯是Jerry的负责人,对就是那个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
  不能揉啊……清光架着仍在昏睡中堀川的身子,表情有些委屈,“话说明明你们这里可以养狗,那为什么要把布丁丢给我们养呢——不我是觉得布丁很可爱啦就是稍微有点好奇……”
  爱丽丝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布丁是柴犬OK?以柴犬的智商与驯服程度做居家保姆犬还行做警犬就一言难尽了。顺带一提,Jerry可是相对较为纯种的德 国牧羊犬哦,对敌人可怕对自己人却很温顺呢!”
  对敌人凶猛对自己人温柔体贴啊……总司偷偷地瞄了正在和枫小姐通话的安定一眼,随后带着些许坏笑收回视线。
  其实你自己也是这样吧冲田桑?
  随着电梯停止,他们紧随着爱丽丝走进办公区。不得不承认,这个区域简直可以用乱七八糟来形容,眼罩啊领带啊驾驶证啊从办公桌的这头飞到那头,甚至还有只袜子粘在不知是谁办公桌面的仙人球上。
  “等等等等一下刚才出任务比较急——”发觉到哪里不妥的爱丽丝先把自己背上的乱交给前田,随后以最快的速度将那堆杂物收拾干净并把它们一股脑儿地塞进抽屉。她理了理头发,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得体的笑容,“你们刚刚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总司回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而清光则是架着堀川缓慢地挪到沙发旁坐下,然后被沙发柔软至极的触感完美圈粉,“这个沙发真的超级软!”
  乱也注意到了这个沙发,只是一眼就被沙发上的各种玩偶周边抱枕给吸引了,“好可爱——那只柯基抱枕和柴犬娃娃看上去超级软的样子!还有那个团子,居然带着一只小熊猫呢!话说为什么沙发上会有那么多可爱的玩偶啊?”
  “因为那是枫姐的带过来的沙发,她对毛绒绒软乎乎的东西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回答他的是一个软糯的娃娃音。乱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有着奶金色长发的斯拉夫女人蹲在他身边,漂亮的蓝紫色眼睛让他想到了小澪水灵灵的眸子。
  虽然刚看见她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你为什么要蹲下说话呢?”乱揉了揉头发,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现在才发现这个女人的存在——他明明已经极化过了的说。
  “找一张相片,它被那个胖子不知道弄哪里去了。”女人叹了口气,随后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你是枫姐先前说过的来自本丸的刀吗?你好哟,这里是佟丽娅……嗯,叫冬尼亚就好了。”
  “我记得……”安定似乎想起了什么,“佟丽娅似乎是一个演员的名字……”
  “那不应该怪一下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愚蠢老哥吗?那家伙对中 国文化情有独钟甚至义无反顾地给刚出生的妹妹起了这个有带着俄 罗 斯气息又带着中文发音的名字……结果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也有个演员叫这名字啊……”佟丽娅眯着眼睛,语气里带着些许委屈,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不过仔细想想,先前我们在枫姐故乡办案当的时候那位理科大佬叫王俊凯那位文科姑娘叫王菲隔壁还有个叫亚鹏的……冬尼亚的心情忽然就好多了。重名嘛,这种事情超级正常,世界这么大人的名字总有那么几个重的,我只是不巧属于其中之一罢了。”
  “诶?冬尼亚酱有哥哥啊?冬尼亚酱的哥哥是不是也在这里工作啊?”这是关注点不对的乱。
  “有哦,我的哥哥……”佟丽娅站起身来,眼神里带着一丝悲伤,“那个笨蛋一直以为咳嗽出血是嗓子发炎,说什么含几片消炎药就好了——结果进医院一检查发现是肺结核晚期……根据枫姐的说法,那家伙就算住院了也还时不时拉着她抽烟喝酒打扑克,一边打着点滴一边喝酒聊天,结果把自己玩死在了某年的圣诞节。”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点想笑……总司尴尬地咳了几声,试图完美地转移话题,“这里除了枫小姐,爱丽丝小姐和冬尼亚小姐,具体还有多少人呢?”
  “除去严格来讲属于技术科与鉴定科的……大约有七个?”佟丽娅揉揉脑袋,“哦是九个才对,莫妮卡和沐平去结案了,然后枫姐和梅格正在审问那个没被毙掉的同伙,切茜娅拉着木村回法医室收拾东西了,死胖子在这,刚才维莉又进了厨房——”
  “嘿伙计们我正巧烤了些司康……嗯,是客人吗?”话音未落,一位黑色头发扎双马尾的姑娘端着盘甜点走了出来,“你们好,我的名字是维多莉亚——如此美妙且终于结束了工作的下午要来一点下午茶吗——爱丽,把那惨不忍睹的桌子收拾一下不然今天你什么甜点也吃不到。”
  爱丽丝喃喃了些什么,最终认命地将桌子上堆放的资料文书摆放整齐,以至于空出来的地方恰巧可以放下一张大号床上书桌。
  维多莉亚满意地点点头,走过去把点心盘放在桌子上。她从废弃咖啡机的柜子里搜出一个欧式茶壶与一堆欧式茶杯,杯子底色浅青,细绘着浅粉的樱,磨砂杯檐处还滚着一道金边。
  “你们的话,喜欢什么茶?”她抬头对上清光的眸子,目光顺势扫了他们一圈。
  “嗯,随便吧,什么都可以的。”似乎察觉到这句话是对他们说的,总司沉吟了一会儿,开口回复。
  维多莉亚点点头,从抽屉里搜出了一盒樱花白茶,“这个是京 都产的,你们喝会习惯一点。”
  随后便是诡异的沉默。
  基本上所有回到办公区或者是一直待在办公区的人,要么就捧着杯茶看小说,要么就拿着甜点追剧,或者啥都不干就躺沙发上发呆。不知哪位命运悲催的少女抽到了书写结案报告的任务,钢笔笔尖在纸面上圈圈画画,发出沙沙的声响。
  天色渐晚,终于写完结案报告的兰影枫狠狠地摔下笔盖,拎着打文稿纸仰天长啸,“多少年了同志们,多少年了?我都帮你们写了多少年的结案报告了?啊?还不会自己写?当初我教完全没有厨艺天赋的小安定学会做饭也只用了两年多好吧!”
  不知为何被引火上身的安定,“嗯……那个,可能她们只是不想写?”
  “年轻人太老实可是会吃亏的哦~”不知何时出现并从背后搂住安定脖子的木村莲夜微微一笑,同时给黑着脸看她表情僵硬的总司抛了个飞吻,“放心好啦冲田小朋友,我对小安定可是完全没有性趣的呢~话说回来,难得结案,晚饭出去吃怎么样?”
  “那可真是好极了——”佟丽娅理了理头发,“天气这么冷干脆出去吃火锅吧——”
  “而且要中式的,川味的也勉强可以。”一旁拿着手机刷着萝莉攻略游戏的秋城沐平随声附和道,“日式汤底,太咸了,而且拒绝生吃鸡蛋。”
  “吃火锅是吧行啊老娘无辣不欢!但请先等我摘个美瞳先——”兰影枫把外套一扔,拿出柜子里的美瞳盒搞弄起来,“梅格你记得先在眼镜上涂一层肥皂水啊不然待会儿有你好受的。”
  长相酷似爱丽丝的文静女生轻轻回应了一句,拿起眼镜盒缓步走向卫生间。
  “老天出去吃饭之前可不可以先看一下你们的穿着?难道我们要穿着这套不知哪个审美异常的家伙设计的工作服走进火锅店吗?”维多莉亚对自己不拘小节的队友们表示脑阔极疼,“尤其是这堆刃们,难道要他们穿出阵服拿着本体进店吗?”
  乱试着脑补了一下一群手拿刀剑的汉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踏入火锅店的场面……
  怕不是去打群架的:D

  通过莫妮卡与木村莲夜的友情赞助,一票刀剑男生外带总司都换上了适合在现世生存所穿的衣服。据说枫小姐甚至因为看总司的高马尾不顺眼强行把它整成了低马尾,对此被强制改变发型的总司表示武士与艺术家之间只隔了一个马尾的高度。
  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因为人多,在十六个人的集体商讨之下,他们愉快地占据了三张桌子三个锅。考虑到现场有人不吃辣的问题,兰影枫专门要了份清汤锅——虽然她一直在吐槽哪有去四 川火锅店吃清汤锅的道理。
  哦,怪我咯。一吃辣就咳个不停的安定无奈地耸了耸肩,舀了一大堆肉片丸子丢进清汤中——虽然这堆肉最后有绝大多数是进了总司碗里。
  总司则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在不知第几次搜寻未果后他只好夹起安定送进他碗里的肉片塞进嘴里,同时有些茫然地表示为什么没有生鸡蛋。
  然后安定推了四碟蘸料到总司面前,一碟热油葱姜,一碟沙茶酱,一碟油泼辣子与一碟麻酱。他有些尴尬地向对方解释着中式火锅一般不蘸生鸡蛋,并把刚涮好的羊肉分别夹进清光堀川乱前田不动的碗里,自己则是夹了些青菜豆腐细细咀嚼起来。
  平时本就爱好各种美食的乱在吃了几片清汤涮肉之后便开始打对面微辣锅的注意。本着重辣无法接受但微辣值得一试的精神,他踏着小高跟就往对面桌上溜过去,即使小腿受伤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浮着厚厚红油的汤底散发着香气,被炖煮许久的豆腐几乎一碰就碎。在乱多次尝试夹起未果的时候一旁的维多莉亚终于忍受不住,拿起漏勺舀了一大堆塞他碗里。白的豆腐浅绿的冬瓜黑的冬菇橙黄的油豆腐面筋,配上红油的汤汁躺在碗底,令人垂涎三尺。
  清光是不喜辣的,却还是被强塞了一口面筋。滚烫的汁液混着柔软的面筋送入口中,过度的辛辣使他的眼睛激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红彤彤的眼睛与兔子极其类似。
  辣这种东西,喜欢且能接受的人吃一次就能上瘾。清汤锅的涮羊肉,蘸了几回油泼辣子,此时终于被麻辣火锅的香气吸引的总司在长达一分钟地思考之后起身,小心翼翼地从微辣汤底中夹了个丸子,。褐色的,肉质紧实,带出的些许红油泛着微光。
  他咬下一口丸子,烫的,有些弹度的。紧实的肉质外层包裹着柔软的内陷,被烫煮过后的肉皮冻融化为汤汁,带着牛肉的气味喷涌而出。
  ——如果汤汁没有溅到眼睛里的话会更加完美吧。总司有些绝望地想着,试图随便抽张纸擦一擦,动作极大引起了安定的注意。虽然总司刚开始还忍着眼部的疼痛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转移对方注意力,却最终在安定的陪同下走进卫生间洗眼睛。
  “我又不是小孩子。”他喃喃着,轻眨着眼。温度恰到好处的水流正缓缓流向自己的眼睛,将红油所带来的灼热感微微缓解。被遗忘的另一只眼睛悄悄睁开,目光透过水流停留在安定唇边,那里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是宠溺似是无奈。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很想亲吻眼前这个笑容温柔的家伙,而他也的确那么做了。被温柔地按在洗手台的那一刻安定习惯性地关掉了水龙头,不知是惊讶还是出于什么原因忘记了闭上眼睛,目光与总司的视线交合于一体,冰凉的,温柔的,最终染上深沉的爱意。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手不知何时攀上自己腰间,阻止了他的背部与尖锐的洗手台边缘相接触;另一只手轻轻地扶住他的脑袋,如视珍宝。
  应该庆幸卫生间里并无他人,不然以安定的脸皮薄度他可能会直接把脑袋塞总司怀里死活都不愿意出来,估计是害羞的。
  回归桌上时正赶上一群酒鬼开盖。粗细均匀的筷子伸入瓶盖边缘,用力一压便盖瓶分离。酒精度不高果味恰到好处的鸡尾酒倒入杯中,反映出橙色的柔和色泽。总司刚坐回来的时候被塞了一杯伏特加,透明的酒液带着酒精所特有的气息。而给他伏特加的佟丽娅小姐则一边玩弄自己耳旁的发一边笑的暧昧不清。拒绝俄 罗 斯人递给自己的伏特加几乎意味着你拒绝与对方成为朋友,被告知这一点的总司沉默许久最终认命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平时所喝的清酒一般不会超过十五度,此时猛的灌下一杯四十度以上的伏特加还真是痛苦不堪。被酒精刺激得有些头晕眼花的总司茫然地接过不知何时走到他身旁的莫妮卡小姐递给他的黑啤,试过味道并打算让安定尝试一下的时候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出手制止。
  ——别给安定喂酒,毕竟等一会儿我还需要他送我们回家……难道说冲田先生想要拖着醉酒的身体走过去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
  极化后早已戒酒的不动也一时无法拒绝爱丽丝小姐的盛情邀请,被灌下几杯甜腻的果酒之后光荣宣告醉酒倒下,被一旁的前田眼疾手快地接住并按回到座位上。
  堀川则拿着一小杯由莫妮卡递给他的黑啤慢慢地喝。他夹着清汤锅里的丸子蘸上调料,送进嘴里时幸福地眯起眼睛,同时表达了一下他对Kane桑不在这里的感受。总觉得我不回去的话Kane桑会不好好吃饭,希望长曾弥大哥能帮忙照顾好他。堀川的话传到乖巧坐在他身边静静吃菜的梅格耳中变成了另一种意思。她认真地告诉堀川这里与本丸存在时差,本丸过了一天这里可能已经过了几个月甚至一年,。了解一切后的堀川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夹出一块豆腐,一边咀嚼着一边询问回本丸的机器大约什么时候可以完全修好。梅格摇了摇头表示这种带有灵力的东西修起来比较费力,可能要等上一个多星期——
  原来如此。堀川喝光杯子里最后一滴黑啤,对着梅格小姐回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最后他们是坐车回去的。被灌了几杯伏特加几杯黑啤的总司倒在副驾驶上任凭夜晚的凉风吹拂过自己的脸颊,将安定留给他的外套抱得更紧。他微微侧头,朦胧中看见手拿方向盘眼睛直视前方的安定。对方蓝色的眸子里透着认真又似透着无奈,在昏暗的车厢内显得模糊不清。
  翘着二郎腿在后座窗边的兰影枫一边抽烟一边絮絮叨叨,直到反应过来的爱丽丝把烟一把夺过并按灭于烟灰缸她才沉默了几分,最后吐出一句国骂。坐她旁边自愿充当靠枕的秋城沐平苦笑几声并表达了几句类似于抽烟不好的话,语气诚恳至极。
  总司把目光转回安定身上,如同欣赏一副印象派画作一般欣赏着付丧神认真的模样,眼里带着一丝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笑意。
  如果一直都那么平淡而幸福就好了呢——在夜晚的凉风中,他借着酒劲沉沉睡去。至于后来他是怎样被擦拭干净身体换上干净的衣物再怎样被温柔地抱到床上盖好被子的,这一点就只能在他醒过来之后才知道了。

TBC

flag在草原上高高飘扬~
本章后会开始特定的联动剧情,可能结局会是BE
不过没有刃碎刀就是了呢
总司不会出事,但冲田先生会(忽然剧透orz)
更新请等五百年×

嗯对的没错是我,被学校困了十几天明天才能回家的苦逼
幸好我老早画好了河图2333
现在学校查手机查的特别严简直让人想回家或者是出去合租😡好像手机是什么特别恐怖的东西有它的人都是🐶🐯一样,简直过分
对于那种没手机会死的人而言简直就是连最后想要活下去的欲望都被活生生地掐断,似乎这种差生最好全部死绝了别活在世界上比什么都好,反正学校也嫌你碍事😠
这时候忽然觉得,啊,活着真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情呢,能活到现在估计已经是奇迹了。
话说活下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这里枫小姐的坐姿是侧着的,但上半身转过来的状态,这样坐可能会有点累,不过并不是不能办到。
最后还是稍微庆祝一下我居然顽强地活到了现在吧。
那么,祝我自己,十七岁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