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木友绮妍

脑子有坑,认国家为哥哥实际上又有私设老婆的家伙,海厨曜厨安定沼民,专业开坑不填的弃坑狂魔,更新龟速求轻催。
其余请仔细阅读置顶😊

嗯嗯,又到一年的这个时间了
就任二周年快乐,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哦ww
(顺便一提,枫小姐的背景是用软件捏的)
今天也想抱着安定一顿猛吸(什?)

沙雕条漫来一发ww
(辣鸡剧情要什么画风.JPG)
cp依旧是冲安
婶婶=master≠咕哒
我就是想看冲田先生吃醋而不自知的的样子(爆言)_(:3」∠❀)_

乘着模拟考结束翻了翻棉球球以前的生贺图只为了确定一下日期_(:3」∠❀)_
没画出棉球婶婶四分之一的可爱我有罪orz
没调出棉球婶婶的发色我有罪orz
加刀纹的时候没能处理好边边角角我有罪orz
最后祝棉球球生日快乐(*๓´╰╯`๓)♡ @一只棉花球

首次尝试手机指绘,原图是草稿本上的涂鸦_(:3」∠❀)_
给枫小姐换了套新衣服fufufu
啊,真累,不想学习,再学就自闭了( •̥́ ˍ •̀ू )
(然而每次都不得不拿起书本……五一放假919了解一下(´ε`;))

市二模结束后的放飞自我orz
这画质滤镜都无法解救
啊我超级萌近侍安定与审神者枫小姐的姐弟亲情向的QwQ
你以为是个乙女,实际上是对姐弟_(:з」∠)_

不想上色的产物

当梦乃小姐的近侍与成为审神者的梦琦小姐初遇的时候……

梦琦:(这个人就是姐姐的近侍……失礼的表情)
大和守:啊……(有一瞬间,我感觉我看见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店长(并未出现):(双胞胎吗?)

呵呵😏

新审神者人设达成(bushi×)

竹取梦琦,梦乃小姐的妹妹,存有些许的人格障碍
在梦乃小姐自杀后,时政为安抚其本丸剩余刀剑而让她接替审神者的位置,结果接替不接替都差不多。
对本丸的刀剑并不怎么上心,更多时候是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发呆。由于自残及其他原因右手经常缠着绷带,作息丝毫不规律,安全感严重缺失所以会随身带着父亲那边得(偷)来的手  枪
在本丸初始刀的带领下去了安定食堂一趟,了解了姐姐自杀的原因,再加上本丸一部分刀剑男士感化(也不算吧……)变得稍微开始温和了一点,但依旧是个面瘫,基本不怎么说话
后来在食堂店长以及姐姐的前近侍大和守安定的帮助下进行了心理康复治疗,不过由于药物副作用过大最终被本丸刀剑制止,并交由她自己锻出的大和守安定进行行为引导治疗(纯粹是因为梦琦只对自己锻出来的第一把刀防备较少)
鬼知道为什么最后两个人会在一起,不过还算是可喜可贺😏
最经常说的话是“碍事”,不过是像口头禅一样不必深究的东西
不过估计也是因为梦琦小姐性格如此,其近侍(婚刀)安定会稍微成熟稳重一点,类似于像执事那样的角色,但还是很容易和清光像小孩子一样拌嘴就对了。
😊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呢~

〖猫咪浅葱,柴犬布丁〗

主cp冲安注意避雷,下次更新大约要等超级久orz
除此之外便是新坑预警,我已经准备好联动了qwq
本章内被被的花节选自我班数学课代表的生日礼物2333顺带安定怕鬼注意
还有,五仁果然是我吃过最恐怖的东西X﹏X
——————

171,[魔性向日葵]

  众所周知,山姥切国广修行回来了。
  激动于被被摘被被现在已经开始叫被被切国了的枫小姐带着略显鬼畜的笑容送了他一朵玩具向日葵。
  被被看着那朵魔性的向日葵不知所措。
  只见这朵妖 艳 贱 货,有着粗厚的烈焰红唇以及晒伤似的腮红,手里拿着个萨克斯腰肢纤细动一动还会魔性地扭起来,脸上还戴了副丑不拉几的粗边墨镜。
  被被忽然很想抱着它并给它戴上被被。
  于是被被就那么做了。给花戴被被的时候一不小心按到了毛绒花盆上带着扬声器标示的开关,然后……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那朵花忽然扭动了起来,腮红发出魔性的红光,而某抖音神曲在音质有些糟糕的前提下忽然响起,吓得被被马上关掉了开关。
  忽然有些好奇……被被咽了口唾沫,忽然义无反顾地再按了一次开关。
  “你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那么大——”
  再按一次。
  “人在广 东已经十年——”
  再按一次试试看。
  “谁都知道这双手除拥抱再难任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样接受——”
  山姥切叹了口气,再次义无反顾地按下开关。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逐着自由……”
  于是乎,这天下午,路过山姥切房间的刃对于抱着一朵会唱歌的魔性向日葵躺在地上滚动的被被不知所措。

172,[乌冬与荞麦]

  总司还是这几年来第一次在白天的来万屋,平常都是晚上陪安定经营食堂的时候才会过来。所以当他发现万屋的街道与现世的商业街几乎无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震惊的,“我一直以为万屋就是几条没什么人会来的街——原来白天的时候是这样繁华的吗?”
  安定则是提着买好的蔬菜与部分熟食跟在总司后面,目光绝大部分停留在总司的笑容上,“的确是呢,因为有一些审神者自身不会出阵一直待在本丸又太无聊了,所以就试着来万屋开一家店面打发时间顺便赚点小判——结果后来商铺越来越多,现在还有专门给清光和乱准备的名牌化妆品专卖店,给鹤丸准备的整蛊玩具店,给莺丸三日月那一类爱好喝茶的付丧神准备的茶具店——甚至还有只要刷审神者身份凭证卡就可以免费进去阅读的微型图书馆以及只会向审神者开放的流动书店。听说最近还有一户人家的烛台切带着长谷部开了家乌冬面馆——”
  “那要去试试吗?乌冬面?”总司眨了眨眼睛,顺便夺走了安定手里的部分袋子,“虽然安定自己也会做,但果然还是想试试看和安定一起去外面吃饭这样的感觉。”
  “啊,那个的话,其实比起乌冬我更偏爱拉面和荞麦面……虽然乌冬的味道也不错啦但是某种意义上荞麦面的营养价值会比较高,而且对胃寒的人似乎很有帮助。不过如果冲田君想吃乌冬的话也是没有问题的呢。”
  “荞麦啊……”总司在乌冬与荞麦间徘徊了一会儿,最终下定决心,“既然如此的话就去川史桑上次推荐的那家吧——据说那家店的天妇罗荞麦面特别著名呢!”
  安定看着眼前人的笑颜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拿走了了总司手里的袋子。

173,[这年头智 障哪儿都有]

  总司所处的地方与那家荞麦面馆相隔不算甚远,走过去却依旧要花上些时间。在经过转角处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忽然拉住了安定的手,好像一松开对方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也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宗教系lolita的女生忽然挡在了总司面前。她的身后是传说中天下最美之刃的三日月宗近,微微眯起的眼瞳如同夜下深海,一轮弯月透过波纹倒映其中,带着几分威严几分亲和,矛盾而不突兀。
  其实她刚走过来的时候总司还在想自己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回过头时却注意到安定略显不善的视线。
  而这个疑问在女孩开口的瞬间迎刃而解。只见女孩提起衣裙,语气中的鄙视与讽刺显而易见,“别以为弄脏了别人小裙子就可以撒手就走——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审神者出门带面具,一看就知道是乡下来的——我说,你把我裙子蹭脏了,这裙子一件单定金就一千多呢,像你这样的乡下人赔的起吗?”
  见过碰瓷的没见过这么碰瓷的。来自不明觉厉的围观路人。
  总司正准备开口解释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安定抢过了话头:“虽然裙子脏了我很抱歉,但这并不是冲……主公做的没错,相信一旁的人应该也注意到了。”
  “你又是哪里来的乡下刀?我和你主公说话呢你这家伙插什么嘴?别以为换了套衣服就可以装圣人 ”女孩傲慢地看了安定一眼,随后继续纠缠道,“不过你也真是可怜啊——逛个万屋居然还带了把烂大街的打刀,怕不是觉得自己的非酋气息没处发散往这儿散发来了——”
  她的话说的太过,就连相对好脾气的安定都有些气愤,总司则是在心底默念几声“武士不与无理妇人置气”之类的名言,尽可能平心静气地回复道:“非常抱歉,我会尽可能给予赔偿的,但在此之前希望你可以不再对我的爱刀出言不逊——或许对你而言他一文不值,但对我而言那几乎是属于我的半个世界——您也不希望您所珍视之人被如此对待吧?”
  女孩哼唧了一声,正欲发言却被围观许久的芝娆小姐打断。芝娆小姐先是和总司打了声招呼并把二人支走,随后开始了属于她的暴力回击行为。
  这里不得不感叹幸好安定他们离开的快没听见接下来芝娆小姐极具攻击性的辣耳朵言语,毕竟那位lo裙穿山肆意碰瓷猛新上岸的碎刀狂魔可是会被大佬喷到体无完肤的:D

174,[关于芥末与柏拉图]

  荞麦面端上来的时候还泛着热气,混合天妇罗特有的炸物香气扩散开来,让人不禁垂涎三尺。总司原本是打算些加些芥末的,抬眼却看见安定洁白而纤细的手,骨架分明,指甲显现出柔嫩自然的淡粉色,指尖请提着装有油泼辣子的白瓷勺,微微移动便有暗红色带着光亮油花儿的液体浇在褐绿色的面上,使得隔着热气本就看不大清的蓝色眸子更加朦胧暧昧,颇有些疑似莫奈印象派的意味。
  枫小姐不爱芥末却餐餐都要油泼辣子,而曾为枫小姐近侍的安定不知何时也染上了这个习惯。总司思考许久将存有芥末的软管放下,学着安定的样子舀了勺辣子浇入面里,浮着红色油花的面衬着香菜小葱显得更加可口诱人。入口时的微辣因混了面的风味显得柔和些许,再次抬起头时就连额上都冒了层薄汗。
  这时总司想起了在现世与安定相处的那些时光,无聊而简单,却没有丝毫的厌烦。
  他们经常因各种原因出没于日 本境内各家有名的拉面馆,出没于银座知名寿司店,偶尔会被枫小姐塞上两张某洋食屋或是西餐厅的优惠卷,又或是被强拉着在中 国境内所有知名美食街走了个遍。
  他们偶尔会去看一场电影,有时是无聊透顶的青春偶像剧,男女主角拥抱接吻或是生死别离,总会使得长期忙于照顾小澪的安定陷入昏睡状态;有时是历史剧,荧屏上出演冲田总司的演员拼尽全力将曾经的天才剑士演绎到完美,偶尔会赢得总司本人的赞许——如果刀口再向下压一点就好了呢;有时是最新出的恐怖悬疑片,平时淡定从容的安定会在最惊恐的时刻控制不住地闭上眼睛,由于害怕缩在座位上一言不发,这时注意到对方举动的总司会把人悄悄地揉进怀里,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耳畔呢喃着,别怕,我在这里,一直都在——
  当然,总司并没有告诉在自己怀中瑟瑟发抖的爱人,其实那个头发凌乱面部狰狞的女人从电视机里转头的那一刻他自己也被吓得不清——为什么恐怖片要看3D的到底是谁买的票!
  远方某兰姓人士打了个响指,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175,[空调房中需要温暖的抱抱]

  信浓藤四郎,一个非常喜欢窝在大将怀里的刀剑男士。
  然而,当他窝在总司怀里的时候,他可以感觉到来自长谷部与清光双重的怨念,而作为真·近侍的安定却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对,顺带给在场众人端了盘新鲜出炉的椰丝蛋挞。
  对此清光恨铁不成钢地表示估计哪天安定头顶青青草原也还什么都没发觉。
  虽然这种可能性是tan90。
  不过信浓似乎不太喜欢窝在安定怀里。
  “好冷……安定哥的体温一直都是那么低的吗?”委屈唧唧的眼神。
  大和守·因为曾被封进冰湖千年从而体温严重偏低·安定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优雅的笑容。
  后来他试着窝到枫小姐怀里,却近乎绝望地发现,并非人类的枫小姐根本就没有体温……
  绝望,弱小,又无助。
  最后,作为补偿,枫小姐给他做了个内里铺有毛绒绒触感的布料与塞满软绵绵棉花的睡袋。
  虽然不久之后就被布丁占领了……
  然而信浓发现,抱着柴柴睡觉还挺暖和的,而且布丁(在安定一期长谷部烛台切的威胁之下)根本就不会(敢)咬人。
  笑容忽然危险。

176,[猫咪与被单]

  这是一个一如既往的午间,空气中传来木鱼花昆布与煎鱼骨共同炖煮的气息。
  浅葱小姐满意地舔了舔爪子,端坐在饭盆前等待开饭。今天的午饭里肯定会有鱼汤,作为鱼汤前料的木鱼花与炸鱼骨十有八九会是它的午饭,在配上那么碗浇了一小勺鱼汤的米饭拌猫粮……喵,堪称猫生有幸。
  如果没有那条碍事的蠢狗就好了……
  浅葱这样想着,迈起优雅的步子凑到山姥切的被被旁边,在开饭之前稍微运动运动增加食欲也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山姥切被单有些破烂的边缘对猫咪的吸引力实在是有些强大。
  被被抱紧了自己早已不戴的被被并表示委屈。

[TBC]
是的我要被兔子逼疯了连续出阵又容易集体黄脸不连续出阵可能连boss点都碰不到😂😂😂
一群秃子要追兔子,兔子里混着秃子,秃子按着假发试图勾搭兔子,兔子拿着团子溜得没了影子T^T

〖猫咪浅葱,柴犬布丁〗

又名这个本丸有毒系列,主cp冲安注意避雷
奶奶你关注的文手终于有空更新了⊙▽⊙
本次会出现部分敲可爱的小崽子们,存在部分个人理解以及放飞自我
暗戳戳求个评论qwq

——————

161,[突然失踪]

  现在是游戏结束后的第三天,也是总司他们突然失踪的第二天。
  而终于发觉到总司连同安定澪月枫小姐与沐平先生失踪了的长谷部感觉自己整个刃都不好了,当场拉着狐之助的腿强迫它联系时政。
  狐之助:你们本丸的审神者不是可以自由出入现世吗?大概是偷跑出去了吧?
  而完全了解真相的清光只是无奈地涂着指甲,将激动到语无伦次的长谷部拉回空调房,“放心好了,只是因为昨天晚上小澪突然发高烧,烧的比较高即使喂药也无法解决,所以总司他们就商量着带小澪去现世的医院看病——因为事发突然他们也只是和我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诶?怎么会……”毛利揉着浅葱的脑袋,“明明一直以来都很正常的……”
  “谁知道呢……刚开始是发烧,喂了退烧药之后就开始呕吐,接着全身都开始冒冷汗……最后连枫小姐都表示无论如何最好到现世去看一看因为搞不好还有可能要住院……”清光叹了口气,用刚涂好指甲油的手托着下巴,“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小澪这个年纪也只能吃奶粉……那还能吃错什么东西?难道是着凉了吗?”
  此时的包丁忽然感觉背后一凉。

162,[来自包丁的检讨会]

  在本丸的大型活动室内,包丁藤四郎委屈唧唧地跪坐在团子沙发上,面前是表情严肃的本丸其余人员。
  “说吧包丁,只要你愿意说实话,大家都不会为难你的。”最先开口的是一期一振。作为粟田口们的哥哥,他知道应该怎么教育弟弟们。
  包丁嘟哝了几声。
  “就是……有一天吃饭前,因为背着安定哥偷吃了太多仙贝,那天晚上就没怎么吃饭……所以半夜的时候肚子饿了……就悄悄地溜去厨房拿了点吃的……”
  “你又因为贪吃零食而不好好吃饭?”药研推了一下眼镜,意味不明。
  “那个,才没有呢——平常想吃点心都可以向安定哥要,如果安定哥不给的话只要抱住奶粉罐撒娇就好了……然后那天晚上,我偷偷地吃掉了一块抹茶慕斯蛋糕……”
  “等等,抹茶慕斯?”堀川突然发觉到了什么,“那是枫小姐考虑到兄弟不是特别喜欢甜食又要出去极化专门跑到现世一家超级有名的蛋糕店里定做的啊……难怪兄弟出发前一直在说身为仿品连蛋糕都只能吃剩的……”
  和泉守冷漠地点了点头。当初他为了极化想尽办法甚至专门在枫进本丸的瞬间壁咚得到的回答都是醒醒吧总司还缺一套衣装,歌仙开极化的时候亦是如此。结果山姥切极化剪影一公布某人就因为被被极化摘被被当场爆肝氪金,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搞来三套衣装连带两只鸽子一打手纸把兼定二刃丢出去修行成功……
  想到这里,和泉守的目光又冷漠了些许。
  只不过犯了错的包丁并不知道和泉守冷漠的原因,小表情变得更加可怜兮兮:“然后……因为如果偷吃太多会被发现,又刚好看到了小澪的奶粉罐……那么多奶粉就算偷吃了也发现不了吧?而且奶粉要比牛奶甜一点,一点一点舔的话就像奶糖一样——”
  “你偷吃了多少?”清光拿起那个无辜的奶粉罐。
  “那个……本来只想吃一点的,后来发现味道太好就停不下来了……大概舔了七八勺吧……离开的急又忘了洗勺子忘了盖盖子……还是第二天早上悄悄过去盖的……”
  行了,不需要解释了包丁,你还是做好即将被处罚的觉悟吧。

163,[此时的现世]

  有着蓝色头发的女孩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拆包裹。
  那是她的生日礼物,由她可爱的损友们友情赠送。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木质相框,里面是她喝醉酒之后瘫倒在地衣冠不整的黑白照……
  她当场爆了句粗口。
  “怎么了吗切茜娅小姐,是小澪的病症又恶化了吗?”安定在她爆粗的瞬间推开了房门,从眼角的黑眼圈与苍白的面色来看,他已经很久没休息过了。
  “不,万幸的是,小澪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不过我们建议你和总司带着小澪在现世生活一段时间,毕竟要是出现了什么意外状况在这里还有个照应。”随后,切茜娅将手中的照片摔在桌子上,“啊,人道沧桑,世态炎凉,只剩这躺椅还愿意留我一席之地。然而,就连这躺椅,也真的好冷。”
  安定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切茜娅一副目死的样子,笑容僵硬,“安定啊,我在此实名批评木村姐——她居然送了我张恶搞的遗像做生日礼物!这真是我度过的最为尼玛的一个生日,我的内心几乎波涛汹涌需要安定定抱抱才起得来!”
  安定依旧是那副茫然的样子,似乎没怎么听清。
  最近这些天他是真的太累了,所以他才没有注意到身后忽然靠近的木村莲夜——也就是先前提到的木村姐,并被对方成功地从背后袭/胸——
  之后跟过来又刚好目睹了一切的总司最终微笑着决定要好好的与作死的木村小姐探讨一下人生。
  别以为你是枫小姐的妹妹兼小澪的主治医师就可以趁我不注意对安定上下其手:)

164,[国广的最高作,参上]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早晨。
  歌仙提着清洗过后蔬菜的篮子,鼻翼微微煽动。
  若是没有记错……
  望着廊旁盛开的紫色不明野花,歌仙轻轻咳嗽几声,正准备为其作诗一首,视野边缘便出现一缕金丝。
  那是……歌仙揉了揉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那是极化修行结束后的山姥切国广。曾经染上斑点的白色被单已被取下,露出对方原本秀美的金色短发。他的目光是坚定而自信的,仿佛曾经那个缩在被单里念叨自己仿品身份的付丧神只是昨日一闪而过的幻影。
  歌仙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山姥切注意到了他。
  “歌仙先生,你知道主公去哪里了吗?”
  “主公吗?说是孩子生病了去现世抢救了呢——已经有三天没回到本丸了。”
  山姥切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点了点头,“毕竟孩子的事还是比较重要的——如果主公回来了的话请通知我一声,毕竟有一些话还是当面诉说比较合适。”
  即便语气一如既往,他的眼神却是坚定的,那是属于国广最高作的气质与骄傲,这份骄傲从此与自己是否作为仿品没有丝毫的关联。
  歌仙这样想着,将菜篮递了过去。
  既然如此,那稍微帮帮忙也是不会拒绝的吧?

165,[时间过得真快]

  修行回来的山姥切相当自信……吧?
  也许大概吧。
  比方说现在,他把菜篮子放在厨房的柜台上,转身的时候遇见了穿着水手服试图打开冰箱的乱。乱先是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会儿,随后露出了有些惊喜的表情,就连眼睛里似乎都有光点在闪动,“山姥切先生!果然,脱掉了被单的山姥切桑很漂亮呢,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殿下一样!”
  王子殿下……对突如其来的称赞不知所措,一时间竟然涨红了脸的山姥切习惯性地想要扯住被单,却在触碰到护带的瞬间反应到了什么,顿时变得慌乱起来,声音微弱,“不要说我漂亮……”
  “为什么呢山姥切桑?”
  这个……山姥切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一时间几乎想要找个墙角缩起来。
  然而,到了最后,他也只是红着脸,轻轻地说了句“谢谢”。
  今天的被被也依旧在害羞呢。
  但这种情况很快就有了转机。只见本丸庭院早已换上红枫的树下忽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法阵,紧接着,恰巧站在树下的山姥切便与刚刚回到本丸的总司安定打了个照面。
  “唔……你是……山姥切君?摘掉被单以后差一点就认不出来了……”安定忽然凑到山姥切面前,将一个小小的盒子放在对方手中,“欢迎回来,这是来自现世的礼物。”
  “山姥切?哦呀这还真的是……明明就长得很好看为什么之前要一直带着被单呢?是不是仿品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几乎完全无所谓啊。”总司沉默了一下,“不管怎么说,欢迎回来——作为审神者却没有第一时间前来迎接,真是抱歉。”
  “嗯……”看着总司似乎在闪闪发亮的眼眸,山姥切最终决定将那句“不许夸我漂亮”给咽了回去。他整理了一下着装,表情认真,“无论是不是仿品,我都是你的刀,这一点是无需质疑的。”
  安定报以鼓励的笑容,随后轻轻拍了拍身边紧紧抱着自己小腿的有着蓝紫色瞳孔的女孩子,“小澪,你看,这是山姥切国广,可以叫他切国哥哥哦。”
  山姥切的目光凝固在小澪身上。
  什么情况?他出去修行的时候这孩子还只是婴儿吧?现在居然已经长那么大了?
  那他到底出去修行了多久啊?

166,[论可爱的欺骗性]

  因为疾病回到现世,如今年龄早已三岁的小澪穿着由枫小姐友情提供的水蓝色水手服,在本丸的走廊上小心翼翼地行走着,小手死死地捏住安定的衣摆,好像只要安定走快一点或者突然离开她就会摔倒似的。
  面对这样一只可爱的像个奶团子一样的女孩子,加州清光感觉自己的少男(nv)心已经爆炸了。
  哦天哪果然小澪就是个天使!那看看那双漂亮的蓝紫色双瞳,再看看她刘海上的樱花发夹——稍等一下,那个发夹似乎是很久以前我送给安定的——
  今天的清光,内心也如同过山车,起起落落。
  “呐,莺丸桑,可以暂时帮忙照顾一下小澪吗?我可能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安定轻轻地拉开小澪的手,将一小盒京都产的茶叶放在莺丸身边,同时蹲下身来,轻声开口,“小澪,接下来要乖乖地听莺丸桑的话哦。”
  莺丸笑着喝了口茶,“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呢——如果大包平看见这样可爱乖巧的女孩子,说不定也会同意帮忙照顾呢。”
  明明不是咸鱼却因为小判支出不够至今肝不到大包平的总司忽然感觉自己心底一凉,“说不定总有一天会来呢,大包平君。”希望博多不要过于沉迷保管那些小判,不然我可能真的要向安定和枫小姐报销了……
  “工作完了之后,主公和大和守君不妨过来品茶吧。”莺丸似乎没有注意到总司的异样,拿起身旁的茶叶缓缓开口。
  “当然——莺丸桑泡的茶味道可是相当不错的呢。”总司眨了眨眼睛,有些故作乖巧的意味。
  总觉得这句话似乎曾被用来堵过土方先生的嘴……
  目送他们离开之后,小澪悄悄地凑到莺丸身边,似乎对他有些上翘的抹茶色头发起了兴趣。
  然后,她非常愉快地揉起了莺丸的头发,同时不小心打翻了莺丸刚泡好不久仍是滚烫的茶。
  所幸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怀里护着小澪手里接着茶杯顺便被热茶浇了一身的莺丸如是想到。
  虽然他很快就被小澪用拖来的冷水管中喷出的冷水浇了个透。
  我真没想到你这孩子居然这么皮·JPG

167,[今天份的猫爪团子]

  软糯的糯米团子,被捏成猫爪的形状,草莓片作为肉垫加混了炼乳的丁吉利浆冷藏固定,绵软的内馅儿是混了椰蓉的酸酸甜甜的草莓酱,表面上还撒了层薄薄的糖霜……
  包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安定哥在本丸的日子,几乎每天下午都能享用到不同口味的点心,有时是滑溜溜的鸡蛋布丁,有时是芋泥奶油千层,有时是带了黄桃的热乎乎的蛋挞……
  虽然因为问题奶粉的事情被一期哥训了一顿,又被主公(坏)笑着安排了三天的内番,但只要安定哥没事小澪也没事的话就放心了。包丁这样想着,将早已准备好的小叉子伸向仿佛自带圣光与美颜滤镜的团子……
  然后他注意到了身旁小小的女孩子,蓝紫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猫爪团子的身上。
  “诶……你不会也想要团子吧?不行不行,这是我的,想吃的话可以向安定哥要哦!”
  小澪的眼睛一直停留在其中一个带着些许绿色的团子上,似乎有些委屈。
  然后包丁就妥协了,“嘛嘛,就只能给一个哦,一个,知道了吗?”说着他插起一个,有些不情愿的递到小澪面前,“给你哦,可不许说我欺负你啊!”
  小澪摇了摇头,忽然踮起脚尖,拿起那个做工有些粗糙的浅绿色团子就跑,只留下包丁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168,[来自长谷部的愤怒]

  “啊啊啊阿鲁基真的非常抱歉,我没想到现在本丸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冲田澪月,你给我过来!好好解释一下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被直呼了全名的小澪委屈唧唧地跪坐在垫子上,一副等待发落的样子。
  药研推了推眼镜,总觉得这一幕似乎在哪见过。
  “首先是莺丸桑,把茶水洒了居然连一句道歉都没有甚至还用冷水泼了他一身,这样的恶作剧好玩吗?”
  莺丸:小孩子稍微调皮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呢。
“然后是包丁,明明对方都同意给你团子了为什么还要抢呢?”
  包丁:蹭到安定哥旁边求抱抱QAQ。
  “而且你到底和布丁有哪里看不顺眼啊!布丁难得乖乖地在那里睡午觉你为什么要洒一堆风油精在它身上呢?”
  被发狂的布丁抓破了衣服的龟甲:啊其实如果是主人大人这样做的话也是没有问题的~唔噢,近侍桑的眼神有些可怕呢,莫非是希望我多教主人大人一些可以让你感受到浓郁爱恋的方法吗——(被一旁的青江捂住了嘴)
  安定:要不是因为包丁还在我怀里小澪还小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可能真的有必要考虑一下将某个敢在小澪与弟弟们面前开黄腔的刃首落死!
  最后安定叹了口气,温声询问,“呐,小澪,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169,[妈妈这里有天使×]

  “那个,把热水洒到莺丸叔叔身上了,很抱歉。因为妈妈说过,被热水烫到了的话要马上用冷水冲,用冷水冲冲就不会痛了……”
  “包丁哥哥的团子,妈妈只做了草莓味的,草莓味是红色的,但有一个是绿色的……说不定是爸爸吃带橙色肉肉的饭团的时候蹭到的那种辣辣的呛呛的绿绿的东西,包丁哥哥一定不会喜欢的……”
  “布丁,很可爱的,睡觉的时候耳朵一动一动的,被蚊子咬得有些睡不着……小澪被蚊子咬过,很难受,然后妈妈给小澪涂了那种辣辣的东西,不痒了,蚊子也不咬小澪了,所以布丁也一定需要这种东西……”
  “唔……”小澪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委屈唧唧的蹭到安定身边,“那个,如果不喜欢的话,抱歉……小澪不会再给大家添麻烦了……小澪只是想帮大家的忙而已……被误解了的话,现在,可以哭吗?”
  安定沉吟了一下,轻轻地将强忍眼泪的女孩搂到怀里,温声安慰,“可以哦,对不起呢,先前误会你了。”
  女孩喃喃着哭的更凶了。
  莺丸喝了口茶,一副了然的样子。
  而知道了真相的付丧神们选择了沉默不语,虽然有点好奇为什么小澪明明委屈的不行却还是要蹭到安定旁边才落下眼泪。
  【能哭的地方,只有厕所,和爸爸妈妈的怀里。】

170,[为何是妈妈]

  清光:果然小澪就是天使啊——话说安定,你们这样让她乱认父母,不太好吧?
  安定(笑容里透露着疲惫):其实刚开始教小澪说话的时候,我和冲田君都一致同意让她叫我们哥哥就好了……但家姐每次都指着我们对小澪说这个高一点的是爸爸矮一点都是妈妈更糟糕的是等到我察觉哪里不对的时候这个称呼已经改变不了了……虽然说……不,没事。
  安定扭过头去的时候,眼里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情绪。
  然后他说,“还有件事,就是先前小澪进医院的时候,医生的说法是某种细菌性食物中毒,这种细菌一般会大量繁殖在被污染的奶粉里面——可我一直都有盖好盖子而且也是用热水泡牛奶的啊,为什么小澪会被感染呢?后来就算我问了冲田君,得到的答案也是模糊不清的……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正巧拿着点心路过的包丁感觉自己背后一凉。

[TBC]
中间带粗括号的句子是枫小姐说的,改编自Clannad中汐说过的话。
啊被被极化之后真好看😘😘😘

试着涂一发巫女装的枫小姐

啊,真没想到呢,和本丸的各位相遇已经一年了。
看看我到现在都死咸死咸的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