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木友绮妍

脑子有坑,认国家为哥哥实际上又有私设老婆的家伙,海厨曜厨安定沼民,专业开坑不填的弃坑狂魔,更新龟速求轻催。
其余请仔细阅读置顶😊

『丰盛的晚餐,聚会与为你而写的歌』

存在冲安cp向,试图赶上末班车

给冲田先生与冲田小姐的生贺

婶婶=master≠咕哒

以上

———————

     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

     炎热的天气,灿烂的阳光带着令人生畏的温度,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入室内,使人烦躁。即便是开着空调,阳光所及之处依旧温热,让人控制不住想要避开。

     总司端坐在矮桌前,看着桌上精美的甜点发呆。他的对面是一个有着温和发色的少女,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很是无聊的样子。

     似是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氛围,少女拿着叉子狠狠地戳了桌上的蕨饼一下,像是在撒气:“真是的为什么要让我们两个人呆在这里了啦!master也真是的,比起和另外一个世界的我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发呆冲田小姐更想出去巡逻啦!”

     “请稍微冷静一点,”啊,的确,现在真的是无聊透了,“枫小姐他们说不定还在忙一些别的事情,比方说出阵……之类的。”这句话说出来总司自己都不信。现在本丸的加速符严重赤字,连打一些难度较大的活动都有修不了刀的风险。虽说得知了此消息的枫小姐以最快的速度给他们寄了些甲州金,却依旧无法缓解手入室爆满的问题——他们本丸的手入室就两张床位,而一遇到高速枪五花苦无就是一大堆中伤以上的状况,几张加速符有哪里够用呢?

     遗憾的是,冲田小姐完全相信了总司的话,并将那块被她戳到不成形状的蕨饼塞入口中,“嘛,如果是master的话就能理解了——master就是那种一有活动就会拼命加班的存在嘛。”

     “她经常让你们加班吗?”总司眨眨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以前她可是连联队战都不舍得花小判的呢。”

     “嗯,也不能说是经常。”冲田小姐将蕨饼咽下,“我算是比较晚才遇见master的。根据玛修小姐的说法,当初的master可是为了几个道具一口气吃了一堆苹果的哦……好像是为了攒安娜小姐的灵基再临道具来着。虽然之前为了找回我的羽织master加班找龙牙找到想吐……”

     “嗯,那样无休眠的战斗一定会很累吧……要放在现在估计要被人投诉了呢,说什么压榨员工休息时间加班不加工资什么的……”注意到冲田小姐带着询问的眼神,总司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啊,那个是之前和安定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了解到的。不得不感慨一下现在的生活还真是幸福啊……”

     “嗯,其实那个时候冲田小姐可没有加班哦。”少女了然地点点头,伸手去拿另一块蕨饼,“刚开始我还是会上场的,但经历了几场暴击下场之后master就把我调到候补队员那边去了——接下来的战斗基本上都是福尔摩斯先生与小太郎先生完成的呢!”

     “福尔摩斯?”总司有些愣神,“当初也在安定的书柜里翻出了几本探案集来着,那似乎是一个很著名的侦探吧?”

     “嗯嗯,玛修小姐也超级崇拜福尔摩斯先生的!只不过master似乎不是很喜欢他的样子,每次都会在召唤阵附近喊着‘华生你快点实装吧我真的镇不住福尔摩斯这个小兔崽子了’之类的话。”她注意到了面前空空如也的甜品盘,“呐,可以帮冲田小姐拿一些点心吗?”

     我还没怎么吃呢……总司有些头疼的捏了捏鼻梁,“那个的话,吃太多甜食等一会儿可是会吃不下饭的。”

     “从者的话,就算不吃饭也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多吃一点甜点完全没有问题!”

     “嘛,还是算了吧……等一会儿要真的不吃晚饭的话可是会被枫小姐骂的。”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起身从柜子里掏出了一副象棋,“冲田小姐应该会玩这种东西吧?正巧当初安定教我下了几次,那就用这个来替代甜品吧?”

     “哦!这个是,master家乡那边的棋子吧!没有关系哦,毕竟冲田小姐可是一定会大胜利的!”

     啊哈,看来我也需要稍微认真一点了。总司摆好棋盘,看向对方的眼神逐渐犀利起来。

     他可不认为自己会在这一方面认输。

     接下来的时间内,两位同样是姓冲田的大龄儿童(?)在象棋的输赢上针锋相对,明明只是普通的将军却硬生生地打出了一击必杀的气势。等到晚饭的时间来临,房间的门终于被人打开的时候,比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冲田先生的车靠在马的旁边随时准备出击,冲田小姐的炮也稳当当地立在相的附近伺机而动。

     负责开门的枫:……两位,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该吃饭了?

     “……唔,冲田小姐大失败——”不知过了多久,由于一时疏忽而惨被将军的冲田小姐瘫倒在桌子上,呆毛像是感知到主人的心情了一般垂了下来,“真是的明明就差一点点了,防住了车却没有防住马的说……”

     回复她的是总司爽朗的笑声,“我也没有想到冲田小姐的卒会忽然成为主力之一呢!”

     立在门口随时准备拆掉门框的枫:……所以你们可以出来吃饭了吗?


     今天的晚餐异常丰盛。用冲田先生的话来说,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蒜蓉可以与海鲜的味道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而且在他苦手于如何处理一只螃蟹的时候坐在他身旁的安定会直接上手将其肢解,等会儿送到他碗里的便是已经剔好了的近乎完美的蟹肉。放了鲣鱼高汤的白菜猪肉蘸上些柚子醋;炸至金黄的豆腐丸子外酥里嫩;山芋泥与处理得当的鲜美河豚肉交织于一体,带着山与水融合的气息。过于美味的晚餐让冲田先生忽然有种感觉,在本丸那么多年的生活中,他的口味是不是已经被养得越来越刁钻了呢?

     这种问题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但到了最后也只会当成错觉一笑而过。而那边的冲田小姐则是带着愉悦的笑容盛上了第二碗饭,少女形态的英灵似乎被某个人的腌萝卜拌饭虐待的不轻,只要是吃到稍微美味些的饭菜都会心怀感激。

     饭后的娱乐活动也是有必要的。只见冲田小姐再次拿出那盘象棋,认真询问着冲田先生要不要再下一盘。她的表情极为认真,大有不赢你一局绝不服输的气势。而总司则是在答应之后微微叹气,余光瞟到整理好着装正准备出门的安定。这个时候安定出门肯定不是去食堂营业。更何况昨天夜里,他亲眼看见安定在食堂门口贴出“明日暂停营业一天“的告示,为先前的假设提供了更为鲜明的驳据。

     经过了一番脑力活动,他带着些许好奇出声询问,“安定,你现在出门做什么呢?”

     “……去接几个客人。”

     总司了然地点了点头,道完再见后便跟着冲田小姐进了活动室,准备在象棋上再战一番。

     下到一半时,门外传来的惊呼声打断了他们的思路。总司无奈之下出门看去,却被一个温柔的怀抱夺去了思考的能力。

     随后跟来的冲田小姐被这一幕刺激得说不出话。她有些茫然地看着面前拥抱着的两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女人松开怀抱着总司的手,眼神里流露着喜悦与宠溺。她揉了揉总司的头发,言语温和,“那么久没见,宗次郎就已经那么高啦,比姐姐还要高的多呢~”

     “住手啦阿姐,旁边还有人看着呢!”总司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别过头去,嘴角是掩盖不住的笑意,“近藤桑他们是不是也过来了呢?”

     冲田光微微捂住了嘴,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她转身看向一旁呆立着的冲田小姐,笑意更甚,“我听那孩子说啦,你是另一个世界线的宗次郎吧?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呢——姐姐我也很想要一个可爱的妹妹呢。”

     “诶——”此时的冲田小姐终于反应了过来,“姐姐!是这个世界的姐姐吗?唔啊啊啊我居然一点都感应不出来真的是太糟糕了!”她眨了眨眼睛,有些期待的样子,“那么,这个世界的近藤先生,土方先生,永仓先生还有斋藤先生……”

     “嗯呢,基本上可以来的都来了呢。”

     “真的吗——太好啦!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各位了呢……”


     接下来的画面可谓是极为喜庆。比方说得知了冲田小姐身份却一直在开玩笑的永仓新八,比方说一边喝酒一边和总司聊天的近藤先生,在比方说全程无声喝酒眼神倒是愉悦的土方岁三。值得一提的是,在冲田小姐说出某土方姓狂战士的某些行为比方说爱腌萝卜如命恨不得顿顿腌萝卜拌饭以后,土方先生的表情稍微僵了一会儿,语气也冷了下来,“真是胡闹!锻炼队员的耐磨难程度是有这个必要,但只吃腌萝卜拌饭怎么有力气上战场打仗?这不是乱来吗?”

     “而且,别看阿岁这样,他对女性可是非常尊重的哦!那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只有新八他们才做的出来嘛!”这是故意帮忙回答的近藤先生,虽然他说完以后就笑个不停了。

     羡慕与嫉妒并存的冲田小姐: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土方先生……土方先生果然是被狂化影响了对吧,对吧!


     告别了曾经新选组的各位与冲田光,总司浅笑着走进客厅,迎面而来的便是满天纷飞的礼花与刀剑们的欢呼声。他晃了晃由于喝了酒有些不太清醒的脑袋,目光停留在房子中央的大蛋糕上。他摇摇晃晃地站着思考了一会儿,才回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他在刀剑们的欢呼声中吹灭了蜡烛,并一起唱起了愉快的生日歌。一旁的冲田小姐正在接受着来自迦勒底各位的生日祝福,幸福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久久不散。

     蛋糕是草莓味的,淡粉色的冰激凌包裹着夹有草莓果粒的蛋糕胚,外表还撒了一层破碎的梅子味金平糖粉。他在甜蜜的味觉体验中闭上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笑容温和。那边的冲田小姐则是在欣赏着自己的master送给自己的礼物——一个可以缓解病弱的香囊与设计甜美的泳衣。在收到礼物的瞬间她几乎兴奋地要跳起来,要知道病弱属性可是困扰了冲田小姐非常久了的,而且直到夏天的这个时候冲田小姐却依旧没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泳衣。忽然收到了这样的礼物,你说她能不高兴吗?


     狂欢结束后,打理好自己卫生问题了的冲田先生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屋子里堆积起来的精心包装着的礼物们。有来自各个刀剑男士的,有来自新选组的各位的,还有来自枫小姐那边的同事们的。他依旧笑得很开心,只是尚未清醒的头脑并不允许他马上将这些礼物拆开。而他也并不打算那么快就把它们拆开——因为这份情谊实在是过于厚重,他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接受它们。

     他微微抬头,看着安定从柜子中拿出木制提琴,轻声发问,“安定有给我准备礼物吗?”

     他注意到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睛眨了一下,有些俏皮的样子,“你认为呢?”

     他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安定会拉小提琴吗?”

     “会一点……后来也和福尔摩斯先生学了一阵子。”安定把琴架在肩上,目光柔和,“冲田君要听我来一曲吗?”

     他点点头,笑容依旧。

     那是他从未听过的曲子,曲调安宁,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他在温和的琴声中进入睡眠,脸上依旧挂着温柔与幸福的笑容。

     一曲终了,安定轻轻地放下提琴,俯身轻吻了一下总司的额头,笑意更深。

     他说,先生,愿你晚安。

    


评论

热度(3)